外汇投资

usdcadkurs

usd cad kurs


油价周二冲高 回落,因为 经济增长 前景更为光明以及夏季 出行将会增加的 预期缓解了人们对新冠疫情加重的担忧。


  纽约 原油期货收盘上涨1.2%,受股市下跌拖累而脱离了盘中高点,API数据显示 美国上周成品油库存增幅远超市场预期,也令油价承压。


 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上调至6%,美国政府则预计随着更多人出行,今年夏季汽油需求将增加,这些因素都给油价带来支撑。


  圣路易斯ConfluenceInvestmentManagement的执行副总裁BillO’Grady表示,我们已经达到了某种程度的平衡,市场处于中间位置,要保持涨势,我们需要看到 经济回暖和能源需求继续上升。


  投资者也在关注 伊朗核协议的前景。


  伊朗表示在 维也纳举行的多方会谈具有“建设性”,不过分析师认为出现突破的机会微乎其微。


  伊朗首席谈判代表AbbasAraghchi表示,周五将再次在维也纳开会继续 进行谈判


  经济表现可能并不支撑央行 收紧狭义 流动性  去年支撑经济的三板斧, 出口、地产、基建。


  首先出口层面,高基数叠加大宗价格抬升,我们认为后续出口大概率将承压回落,虽然下行速度未必会特别快,但随着海外发达经济体自身生产的恢复,我国出口逐步 走弱的概率仍不低。


  其次是地产,虽然一季度地产支撑仍较强,但按照我们之前分析,随着政策严控,地产滞后回落是迟早的事。


  最后基建层面,无论是专项债发行速度偏慢还是政策出台等,一定程度上其实都反映了基建后续支撑动力的不足,甚至可能面临压降的约束。


  去年经济在疫情冲击后,回升的特征是 消费慢,生产快,而工业生产加快主要是出口需求旺盛、基建和地产投资回升的拉动。


    但今年来看,情况有所相反。


  随着疫情受控以及疫苗接种推进,服务业的消费开始明显发力,餐饮、旅游、电影、商务会议等服务业消费大体上回到疫情前甚至超过疫情前。


  但服务业消费回升的同时,中国和美国的耐用品消费(家具、家电)开始放缓,对应到制造业的需求开始回落。


  毕竟民众一旦恢复正常生活,必然是先恢复服务业,但居家时间减少会导致对家里使用的各种耐用品需求下降。


  中国的出口增速有开始回落的迹象。


  而缺芯片也使得不少中下游制造业行业的生产开始放缓,比如家电、电子产品和汽车等产业。


  因此,今年的经济格局来看,可能跟去年相反,出现消费改善,但生产回落的现象。


  随着二季度信贷额度收紧以及地产调控趋严,如果地产和基建投资也开始回落,那么工业生产动能也会继续下行,PMI走弱,并带动PPI的环比回落。


  最新4月PMI数据显示生产、需求同步走弱,也印证了我们的一些判断。


  历史上来看,PMI与债券收益率基本同步,如果PMI走弱, 货币政策难以明显收紧,甚至可能放松,债券 利率可能是下行而不是上升。


    从政策逻辑上看,如果央行在5-6月份都没有收紧狭义流动性的动作话,三季度经济表现可能不会再给央行收紧的机会。


  因为一旦地产受控、基建压降,那么下半年来看,支撑经济动能的重任只能落在消费层面。


  但考虑到消费对经济支撑毕竟有限,综合下来经济动能可能会延续回落,央行自然也就没有收紧的必要,反而会考虑是不是需要重新放松货币政策进行逆周期调节。


   5月可能成为决定债市胜负手的关键期  综合我们上述分析来看,其实对市场来讲,当前谨慎的债市情绪可能会在5月迎来最终的决胜负,暨央行到底会不会收紧狭义流动性。


  如果央行5月没有进一步收紧的动作,那么后面再收紧的概率就比较低了,债市的局面也会变得更加清晰:央行在通胀风险抬升阶段都没有收紧狭义流动性,那么下半年一旦经济走弱、通胀回落,那么央行就更没有必要去收紧货币政策了。


  最新政治局会议提及,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其实进一步降低了货币政策收紧的可能性。


    市场当前对下半年经济走弱的预期其实也比较一致,更多的分歧还是在于接下来的一两个月。


  一旦央行没有出现“紧一下”的操作,那么债市可能会迎来空头的一波回补,利率可能会加速下行。


  今年10Y国债利率 中枢水平可能在3%,突破回落至3%之下也是有可能的。


  按照央行政策思路,引导市场利率围绕MLF利率波动,2019年10Y国债利率中枢水平大概在3.2%,而当时1YMLF利率则在3.3%、1Y国股存单利率则在3.1%-3.2%附近。


  历史上来看,除非资金面特别紧张或者特别宽松的情况下,10Y国债利率与1Y国股行超AAA存单利率基本持平。


  如果按照与2019年对应关系来推论,在央行后续不会收紧狭义流动性的前提下,1Y国股存单大概率围绕2.8%-3.1%附近波动,相比于2019年下行20bp左右,那么按照这种锚定效应,因为MLF利率低于2019年,同业存单利率中枢也应该低于2019年,那么10年期国债的中枢也应该是比2019年低的。


  所以,如果今年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,那么10年期国债利率就会跟随1年期存单利率的中枢下降而下降,10年期国债中枢水平可能降至3.0%,即部分时间段利率可能是低于3.0%的。


  伊朗方面表示,美国必须首先 解除对伊 制裁,但目前会谈面临着复杂的局面,因为美国重返 伊核协议存在许多技术、法律和政治问题,对美国解除制裁行动的 核查也具有复杂性。


  国际能源署(IEA)在月度报告中表示,随着重启伊朗核协议的谈判继续进行,到今年年底伊朗原油产量可能 升至大约315万桶/日。


  如果达成核协议,可能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解除美国的制裁,令产出和出口在第三季度走高。


  伊朗可能会以富有竞争力的价格来重新夺回市场份额,并将尽快清理存储在油轮上的超过7500万桶的原油和凝析油库存。


  伊朗今年平均 石油出口量为66万桶/日,到2022年年中,可持续的原油产能可能升至380万桶/日。


  
本文为 外汇大赛网发布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!
63
0
外汇投资
最近回复
加载完成